<object id="1amdu"><strong id="1amdu"></strong></object>

  • <acronym id="1amdu"><strong id="1amdu"><address id="1amdu"></address></strong></acronym>
      1. <p id="1amdu"></p>
        <table id="1amdu"></table>

      2. <track id="1amdu"></track>

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 :首頁 > 文化 > 舊聞解密
        投稿

        關于曾祖父詹天佑的幾個訛傳

        2022-02-18 06:39:06 來源:世紀 作者: 詹詠 點擊圖片瀏覽下一頁

         



           朋友給我發了段名為“晚清孟晚舟事件”的短視頻,點開一看,竟是我曾祖父詹天佑的照片,旁白念道:“一百多年前,中國鐵路之父詹天佑為了修中國人自己的鐵路,遭到洋人的百般刁難和阻撓,洋人還通過綁架詹天佑的左膀右臂——同為鐵路工程師的長女和長女婿——來要挾他停止修路,并在要挾無果后殘忍地燒死了他的長女……詹天佑并沒有被洋人的囂張暴行擊垮,沖破重重阻撓,運用獨創的之字形線路等方法,修成了京張鐵路,打破了列強的如意算盤,為中國人爭了一口氣。但就算是他這樣的中國崛起先驅,為國拼命挺直脊梁,卻依然救不了自己的女兒,因為沒有強大的祖國,哪來小民的尊嚴。任正非和孟晚舟與詹天佑和他的長女,相隔百余年,遭遇了同樣的劇本,卻迎來不同的結局……”

        a9a06fe576b4553bb40330c32259cc9d_238221385_7_202201210935387
           民國初期,詹天佑主持修筑粵漢鐵路期間,詹天佑長女詹順榮與女婿王金職于香港完婚,圖為婚禮合影

        朋友為我祖上的悲慘遭遇、堅韌不拔和杰出貢獻感慨萬千,送上真誠的敬意和問候,我既感激又有些哭笑不得。

        我告訴他:關于我大姑奶奶的情節純屬杜撰。她不是鐵路工程師,因難產而早逝;視頻關于京張鐵路的描述也不準確……“解釋工作”頗費了一番口舌。

        我伯父詹同濟是詹天佑紀念館首任館長,撰寫了很多研究專著。他和我父親詹同渲(筆名詹同),生前糾正了不少錯誤傳言。眾多歷史研究者、鐵路專家們也始終在努力糾偏,但至今依然有不少關于詹天佑的訛傳。

        借助這篇文章,我也試著來糾正幾件事。


        1

        馬尾海戰是否登艦作戰

        f522756fb7762e36b9b5d649fb529f06_238221385_8_202201210935398
           詹天佑生前最后一張照片(攝于1919年2月出席遠東鐵路會議前)

        清末,上海有一份英國人辦的英文報紙《上海差報》(Shanghai Courier),因新聞傳播得快,文章主題明確,常被中文報紙翻譯轉載,是當時在滬外籍人士了解國內外新聞的重要渠道,也是國人了解世界局勢的重要窗口。1884年8月23日,中法馬尾海戰爆發,該報在1884年8月25日就刊登了戰事報道,專門提到詹天佑等留學生在戰艦上的英勇表現。不久,《申報》翻譯轉載了這篇報道。

        752756ff28941e6d3323be927c9cef7f_238221385_9_202201210935395

           1884年8月25日《上海差報》報道“馬尾海戰”的版面

        9月8日,《上海差報》刊登了更正啟事,表明由于時間倉卒,弄錯了中國人的姓名,此前關于馬尾海戰的報道有誤。詹天佑當時并未登艦參戰。但這篇更正,卻沒有產生太大的影響。

        f7b63cb074d0dce6ccbf42840ecb4129_238221385_10_20220121093542
            1884年9月8日《上海差報》對“馬尾海戰”報道的更正內容

        曾與詹天佑有共事之緣的鐵道工程專家凌鴻勛先生,在他1961年編撰出版的《詹天佑先生年譜》和后來發表的研究文章里,都提到詹天佑在馬尾海戰中曾登艦作戰、表現英勇。他的主要依據是友人查到了英文報紙《晉源西字報》(Shanghai Courier & China Gazette)當年的戰事報道;蚴軛l件所限,或是粗心,友人并沒有提供原件照片,只給了中文大意,報紙名字也未說對——《晉源西字報》早在馬尾海戰爆發的六年前,就已更名為《上海差報》,更正內容更未被提及。不盡準確和完整的信息,使凌先生認定詹天佑在馬尾海戰中曾登艦作戰。雖然后來也有研究者提到過報紙的報道和更正,但因報刊檢索本來難度就高,加上沒有準確名稱,找不到實物佐證,他們的觀點說服力不強。

        近年來,上海圖書館依托豐富的館藏資源,挖掘整理了1850年至1952年間四千余份中英文報紙,并制作成電子數據。我委托他們查閱1884年8月和9月在上海出版的英文報紙,想看看到底有沒有關于馬尾海戰的報道。耐心細致的專業人員找到兩份《上海差報》,上面有報道和更正。而其他英文報紙上并沒有找到類似文章。這兩張當年報紙的照片是還原歷史的有力證據,如果凌先生當年能看到它們,應該就不會有那樣的誤判了。

        廣州市荔灣區地方志辦公室的胡文中研究員,常年研究并宣傳詹天佑事跡,積極推動天佑故居的修復和展示。他從詹天佑自修的《徽婺廬源詹氏支派世系家譜》中摘抄了與福州船政學堂相關的內容,并轉發給我:“光緒七年八月(1881年9月)奉旨回國,派往福州船政局水師學堂學習駕駛。是年十一月(1881年12月),蒙欽命船政大臣黎,賞給五品頂戴。八年六月(1882年7月)業成,考取第一等第一名。十一月初一日(12月10日),派在揚武兵船操練。十年正月(1884年2月),蒙欽命船政大臣何陞授船政局水師學堂教習。是年八月(1884年9月),蒙兩廣總督部堂張,咨調回粵當差。九月初九日(10月27日)回家,聽候任用,十九日(11月6日)到張制軍署履歷。”

        這本家譜原件現由我的堂叔、詹天佑長子詹文珖之子詹同保珍藏在澳門的家中。

        1881年8月,詹天佑、楊兆楠、薛有福、鄺詠鐘、黃季良、容尚謙等16名留美幼童被派往福建船政學堂,作為第八屆學員進行 “補習”。容尚謙在其1932年撰寫的《創辦出洋局和(應為及)官學生歷史》(The Chinese Educational Mission and its Influence)中回憶道:詹天佑被派送福建船政學堂后學堂,畢業后曾在后學堂任教。1884年中法海戰爆發后,他調往廣州黃埔博學館(即位于黃埔的廣東博學館,1887年改為廣東水陸師學堂)任教。”

        17781bfd5a0faa1c1a9653ac5e734bb5_238221385_11_20220121093543
           1885年在廣東博學館任教習的詹天佑(前排居中者)

        詹天佑的自述以及他同學、同事容尚謙的回憶,也從另一個角度證明,他確實未在馬尾海戰中直接登上“揚武號”參加戰斗。


        2

        火車自動掛鉤的發明權歸屬

        “詹天佑發明了火車自動掛鉤”這個說法,清末民初時就已在民間廣為流傳。

        但實際上,火車自動掛鉤的發明者應該是美國人伊利·漢彌爾頓·詹內(Eli Hamilton Janney)。1860年,他對米勒(Miller)發明的“垂直式平面車鉤”加以改進,制造出新的自動掛鉤,并于1868年4月21日獲得專利;優化改進后,又于1873年4月29日獲第二次專利權。因其性能良好,美國車輛制造技師協會1887年正式建議全美采用“詹內自動掛鉤”。1893年,美國國會通過決議,限期要求各鐵路公司全部使用“詹內自動掛鉤”。截至1902年,全美鐵路線上的機車基本完成了掛鉤自動化。  

        65f5bd759e369ae4d8aa3e623b598413_238221385_12_20220121093543
        詹天佑收藏的火車自動掛鉤模型(現存于詹天佑紀念館)

        詹天佑1878年考入耶魯大學謝菲爾德理工學院,主修土木工程和鐵路建造專業,回國后還一直匯款到美國,委托同學為他訂購科技雜志,始終關注美、英等國的前沿科技以及在鐵路建設上的專業動態,對“詹內自動掛鉤”的情況自然了解。

        91751d583da2944e37ebb7309169b6fb_238221385_13_20220121093543

        1872年至1875年間,詹天佑等120名平均年齡12歲的男童作為中國第一批官派幼童遠赴美國留學。詹天佑是首批出發的30名幼童之一。圖為部分幼童合影

        1905年受命主持修筑京張鐵路后,詹天佑慧眼獨具,決定在機車上使用自動掛鉤,他還建議全國的鐵路機車今后都應使用。清政府采納了他的意見,中國機車得以較早且較廣泛地使用自動掛鉤。為避免世人因中文譯名認為自動掛鉤是他的發明,詹天佑特意將“詹內自動掛鉤”改譯成“姜妮掛鉤”。

        b15cf6820d0c27a5af242a2355dfd54e_238221385_14_20220121093543

        詹天佑1908年10月18日寫給美國友人的信

        1915年,詹天佑結合自己的工學經驗,編著《新編華英工學字匯》,收編工學詞匯萬余條,這是首部中英對照的工程領域專業工具書。他在書中將“Janney Coupler”又改譯為“鄭氏掛鉤”,進一步表明這是他人的發明 。詹天佑紀念館里展出了一件美國制造的“自動掛鉤模型”,是我曾祖父當年的珍藏。這件藏品也很說明問題了。


        3

        “萬不得已”的“人”字形線路

        京張鐵路中采用了“人”字形路線克服了百年前施工技術局限性的難題,并使八達嶺山洞長度減少近半,解決了京張鐵路通過八達嶺的關鍵問題,還縮短了兩年的工期。但這并不是最佳方案,更不是先進之舉。詹天佑在1910年5月6日寄給自己的助手、同樣也是著名鐵路工程師顏德慶的信中,明確指出:“人”字形路線總不如環形繞山之套線為優越。無論何時何地都是如此。除非萬不得已,不要采用這種路線。

        8adca5d7aa65871d50eec061657f31c5_238221385_15_20220121093544

        京張鐵路通車時的“人”字形線路


        修筑京張鐵路,正是個“萬不得已”的時刻。極短的時間、有限的資金、翻越關溝天險、克服巨大的山體高差……詹天佑果斷決定,采用“人”字形路線,盡管犧牲了部分通車效率,但首先保證了及時通車。他深知這樣的決定很可能受到同行甚至后世的責難,但當時的唯一目標,就是要依靠自己的力量,克服千難萬險,盡快修成京張鐵路,讓列強通過鐵路扼住中國咽喉的陰謀破產,讓全世界看到中國人的決心和力量,為民族爭光。

        的確有人指出,京張鐵路不該采用這種路線,因為這造成行車效率難以提高,并以此質疑詹天佑的能力,更有甚者說,詹天佑在耶魯大學學的是土木工程,造鐵路并不專業……這些都是無視史實和當時歷史條件的過分指責。

        另一種觀點,認為“人”字形路線是中國人的偉大發明創造。因為在西方鐵路干線上,沒有這種路線!這其實是因為不了解鐵路工程技術發展史而產生的誤解。

        8821bddee78a34e1dd76f4cd46745a54_238221385_16_20220121093545

        京張鐵路“人”字形路段遠眺(來自網絡資料)

        美國為了減少鐵路興建初期時的投資,把南美洲森林礦山支線鐵路上的“人”字形路線,用于修建國內早期的干線鐵路上,等通車后有了一定的行車營業收入,再拆除原有線路,改為更便捷的路線。正是因為后來的拆除和改建,才使得“人”字形路線在美國不復存在。

        從1888年開始參與修筑關內外鐵路到1905年擔任京張鐵路總工程司(師),7年間詹天佑既依靠在耶魯大學學到的知識,又學習歐美國家先進的筑路經驗,在實踐中不斷提高,為后來的成功打下堅實的基礎。主持修筑京張鐵路時,他頂著巨大的壓力,在充分勘察分析的基礎上,借鑒、完善別國的筑路經驗,并結合當時的技術條件,創造性地探索出克服施工難題的方法,最大限度保證了施工進度和工程人員的安全。

        詹天佑不計個人榮辱得失,一心為民族爭光,表現出來“勇于敢為”的創新精神,是京張鐵路的精神價值所在,更是值得后人紀念、崇敬和傳承的家國情懷,是永恒的“京張精神”。  

        如今,京張高鐵上有著眾多我國首創的技術,這是詹天佑夢寐以求的成功。京張高鐵從萬里長城底下穿過,在青龍橋車站與京張鐵路實現了歷史性的交會,最短的距地面厚度僅僅4米,堪稱世界級建設水平。有媒體形容,京張高鐵與京張鐵路在青龍橋車站實現了百余年后的相會,就像在“人”字形上添了濃墨重彩的一橫,成為一個“大”字。這是我們新時代中國強起來的象征,是新時代的驕傲!


        4

         “后死之責”

        關于曾祖父的誤傳,有些是研究者因資料不足而做出的錯誤判斷;有些是“合理想象”式的創作被當成史料,以訛傳訛擴散了出去,比如:詹天佑受到女兒掉在地上的剪刀形狀啟發,發明了“人”字形路線;看見左右手相對著勾住手指,發明了自動掛鉤;小時候把家里的自鳴鐘拆開研究,然后再裝回去,長大后就成為科學家……這些都基于對他的崇敬之情,是“善意”的訛傳,但還有一些則是為詆毀他而編造出的惡意流言。

        當年,清政府為了強行將他主持修筑的民辦粵漢鐵路收歸國有,以便出賣給列強換取利益,竟指使人誣告詹天佑;到了民國,他主持修筑漢粵川鐵路時,因堅決抵制英美德法四國銀行控制路權,四國銀行代表也唆使人誣告他財務不清;北洋政府不僅沒有給他有力的支持,反而幫著列強對他反復刁難……幸而事實最終得以查清,詹天佑因得到更多正直之人的稱贊而“威望日隆”,但他對清廷以及北洋政府的失望也越來越大,身心俱疲,心力交瘁。

        還原真相絲毫不減損我曾祖父的形象。盡管未親身登艦參加與法軍的戰斗,但他曾向家人講述,當時為救傷員在海水里泡了一整天。在馬尾海戰那場導致福建水師全軍覆沒的戰役中,他的同學鄺詠鐘、楊兆楠、薛有福、黃季良為國捐軀;在十余年后導致北洋水師全軍覆沒的甲午海戰中,他的同學沈壽昌、陳金揆、黃祖蓮為國捐軀……這些悲愴的現實深深地刺痛了他,更堅定了他“出所學”“盡所知”,“使國家富強,不受外侮,足以自立于地球之上”的決心。他終其一生踐行了自己的誓言。

        曾祖父號“眷誠”,這源于他待人接物的善良與真誠。“誠意正心”是他做人做事的根本。

        如今在網上,有不少喜歡根據“史料”寫博眼球“反轉文章”的“學者”,以“再挖掘”“再研究”為幌子,獲取更多關注,謀取個人利益。說不定哪天會有人撰文說:自動掛鉤和“人”字形都是詹天佑剽竊他人的成果。與其被動回擊,不如主動糾偏。糾偏之舉,對家庭而言,是讓后人對祖上有更準確的認知;對社會而言,也是盡一份責任。詹天佑不僅是我們家族的榮耀,更是國家的光榮、民族的自豪。

        70afa64737c9636989dfe1edcc27b308_238221385_17_20220121093545

        筆者在北京八達嶺青龍橋火車站詹天佑銅像前

        曾聽章太炎先生長孫、原上海市人民政府參事章念馳先生說過一個詞——“后死之責”。那是他祖母鼓勵他研究祖父事跡時提出的,意思是“后輩的責任”。后人參與研究先人的事跡,目的不是為蔭襲祖上的榮耀,提高自己的身價,而是為更好地完成先輩未盡的事業,賡續精神血脈,傳承家訓家風。

         深以為然!我應盡好自己的“后死之責”。ㄕ苍  作者為詹天佑曾孫、上海市人民政府參事室副主任)

        責任編輯: 孫麗
        版權聲明:
        ·凡注明來源為“今日報道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今日報道網所有。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
        ·凡注明為其它來源的信息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    不良信息舉報信箱 網上投稿
        關于本站 | 廣告服務 | 免責申明 | 招聘信息 | 聯系我們
        今日報道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2005-2016 魯ICP備16043527號-1

        魯公網安備 37010402000660號

        A片免费网站